您好,欢迎进入中国健身气功协会 操作手册  管理服务平台
当前位置: > 首页 > 健身气功 > 机理效果 > 正文
精彩推荐
合作伙伴

健身气功·六字诀功理解析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7-13 11:33:29    点击次数:530次



健身气功·六字诀是在古代六字真言、六字诀、六字气诀等传统功法的基础上编创而成的健身气功功法。本文试就其主要功理作一简要探讨。

吸新吐故   锤炼脏腑

六字诀是以调息为主的吐纳类功法中的吐气派。调息,也即呼吸锻炼,是气功锻炼中的一种手段,其目的在于调节人体内气的运行和锤炼脏腑功能,故西汉时的《淮南子》谓“吹呴呼吸,吐故纳新”。差不多同时代的《谏昌邑王疏》说的更清楚:“吸新吐故以练臧,专意积精以适神,于以养生,岂不长哉!”

关于六字诀中六个字与脏腑对应关系的记载,最早见于《养性延命录》,也就是六字诀从它诞生之日起,就有明确的脏腑对应记载,其后在《诸病源候论》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、《童蒙止观》、《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》等各家文献中也均有论述。但如何解读这些论述,业内人士尚有不同的认识。有学者认为,上述诸书中的六字对应的脏腑可以分为两类,即《养性延命录》、《诸病源候论》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的对应关系是:心对应吹、呼,肝对应呵,脾对应唏,肺对应嘘,肾对应呬;《童蒙止观》、《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》中的对应关系为:心对应呵,肝对应嘘,脾对应呼,肺对应呬,肾对应吹,胆对应唏(嘻)。笔者以为,这可能是对古代文献的误读,六字诀的脏腑对应从古至尽,一直没有大的变化,即如《童蒙止观》所总结的那样:“心配属呵肾属吹,脾呼肺呬圣皆知,肝藏热来嘘字至,三焦壅处但言嘻。”至于《养性延命录·服气疗病篇》中的“凡病之来,不离于五脏,事须识根,不识之者,勿为之耳。心脏病者,体有冷热,呼、吹二气出之;肺脏病者,胸背胀满,嘘气出之;脾脏病者,体有游风习习,身痒疼闷,唏气出之;肝脏病者,眼疼愁忧不乐,呵气出之。”这实际上是在中医五行学说指导下的临床应用,对此《诸病源候论·卷十五》说的比较清楚:“肝脏病者,愁忧不乐,悲思瞋怒,头旋眼痛,呵气出而愈……心脏病者,体有冷热。若冷,呼气出;若热,吹气出……脾脏病者,体面上游风习习,痛,身体痒,烦闷疼痛,用嘻气出……肺脏病者,体胸背痛满,四肢烦闷,用嘘气出……肾脏病者,咽喉窒塞,腹满耳聋,用呬气出。”这是五行生克理论及“实者泻其子,虚者补其母”治则应用于气功临床的一个典范。五行学说认为,五行之间有相生相克的关系。五行按如下次序相生:木(肝)→火(心)→土(脾)→金(肺)→水(肾)→木(肝)。当所患疾病为实证时,治应泻它所生之脏(子),“肝脏病”属实证者,治应泻心(火),呵为心之本字,故用呵以泻心治肝实;当所患疾病为虚证时,治应补生它之脏(母),由于“肾脏病”多为虚证,治应补肺(金),呬为肺之本字,故用呬以补肺实肾;“心脏病”中的“若冷,呼气出”的用法,也是这个意思。五行相克的次序是:木(肝)→土(脾)→水(肾)→火(心)→金(肺)→木(肝)。当某一脏腑因它脏克乏太过为病时,治应泻克它的那个脏。“肺脏病”而兼见“烦闷”显为肝木过分相克(木火刑金)所致,嘘为肝之本字,用嘘泻肝木以减轻对肺金的过度克乏而治肺;“心脏病”时“若热,吹气出”,其理同。其中还有三焦学说的指导,上海中医药大学凌耀星教授认为,它包含了两个系统,其中之一为气化系统,与水谷精气津液的生化、布散、调节以及废物的排泄等整个代谢功能有关。“脾脏病”出现“痛”、“痒”、“闷”,系水湿困脾胃所致,嘻为三焦之本字,用嘻激荡三焦的气化功能,以治疗脾湿之病。

宁神静志   导引气机

气功锻炼素以调身、调息、调心为基本要素,也即现存最早的中医经典著作《黄帝内经》所说的“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肌肉若一”,后世将其归纳为“三调”。关于“三调”的主要内容及其操作要点,《童蒙止观》的记载较为详细。该书除在《调五和》中分别详细讲述五者各自的具体内容外,还特别强调三者“应合用,不得别说”。并以调息为例加以说明,指出:“(坐时)不声、不结、不粗,出入绵绵,若存若亡,资神安稳,情抱悦豫,此是息相也。”这里的“息相”是调息方法中的一种理想的状态,“不声、不结、不粗,出入绵绵,若存若亡”是呼吸之气出入气道的形式;“资神安稳,情抱悦豫”是对习练者心情(即调心要求)的描述;采用的习练姿势(调身)是“坐”,其中的三调“合用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。北京中医药大学刘天君教授更是将这个过程描述为三调融一,一中有三,三中有一。六字诀以呼气时的吐字发音为基本特征,习练时要以吐字发音的调息为核心,而调身、调息只能处于从属的地位,要紧紧地围绕这一核心“转”。具体地说其中的调心体现为四个方面:一是整个习练过程要始终保持“资神安稳,情抱悦豫”的宁静愉悦状态;二是开始吐字发音时要全神贯注,以保证发音和字序的准确无误;三是注意体会胸腹部不同的气感变化,以及相应经络的经气运行;四是在注意动作准确性的同时,协调动作与吐字发音的关系。调心,即六字诀中的动作,除了强调准确性外,还要注意以全身总体上的放松、舒适为前提,找到动作的“准确”与“活泼”之间的平衡点,不要随意提高动作的难度,也不要一味追求动作的“美感”。如果将主要精力放动作的“难”与“美”上,那是本末倒置,“练功”将会演变为“做操”。

气机,是指气在人体内的运动,其基本形式有升、降、出、入四种,六字诀通过呼气发音对气之出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,它加强了人与自然的交流,同时对增强习练者的肺功能也有较好的作用。它对气机升降的作用,则是通过吐字发音对相应脏腑及其经络的调节来实现的,属典型的吐纳导引,其作用途径有直接、间接两种。以嘘字诀为例:嘘—肝脏—足厥阴肝经,这是直接途径,通过这一途径可以调节肝经之气,以帮助其维持正常的升降平衡状态,为了加强吐纳导引的作用,还应配以意念与形体的导引。嘘字诀的间接作用的途径是通过与肝和肝经相关的经络来实现的,根据经络之间的关系,足厥阴肝经与足少阳胆经表里相合、互相影响;足厥阴肝经与手厥阴心包经是手足同名经,有同气相求的关系。由此,嘘字诀对足厥阴肝经的直接作用,通过与之相表里和同气相求的关系,间接地影响了足少阳胆经、手厥阴心包经。可见,六字诀对气机的调节是非常广泛的。故它在临床上适应证也比较广泛。

以泻见长   以平为期

六字诀的功能特点是泻实。气功理论认为,呼与吸对人体的作用是不同的。吸气,是将自然界的清新之气吸入体内,对人体具有补益的作用;呼则反之,是将体内的浑浊之气排至体外,对人体起到泻的作用。故历代气功家对呼吸的认述甚为详细,如《梅华问答》指出:“人之一呼一吸关系非细,一吸则天地之气归我,一呼则我之气还天地。”《圣济总录》认为:“凡入气为阴,出气为阳。”《景岳全书》强调:“阳微者不能呼,阴微者不能吸。”现代研究证实,呼吸锻炼通过调节人体交感、副交感神经系统的张力,从而对人体起到不同的作用。显然,六字诀的基本作用当为泻。故该功法主要适应属于实证病证的治疗和健康(包括亚健康)人群的养生。对于邪气有余、属于实证的患者,应用时应分析疾病的脏腑(主要是五脏)归属,从而选择以相应字为主、兼顾其他字诀的锻炼方法,以强化对该脏的调治,并按《养性延命录》所说的那样“气声逐字”,即念字出声,以祛邪外出;当病情改善或转为虚证时,改为念字不出声。用于养生保健时,常六字同练,且按《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》“耳不得闻其声”的要求,吐字发音不出声。

以呼气发音为手段,来协调脏腑之间的关系,使之达到平衡协调是六字诀的重要健身机理之一。中医理论认为,正常状态下,人体五脏之间保持着相互依赖、相互制约的关系,也即五行学说中的“相生”、“相克”状态;当某一脏腑受到邪气侵袭而患病时,该脏与它脏之间的平衡就会遭到破坏,表现为“相乘”、“相侮”的病理关系,此时,应选择与该脏相对应的字诀祛邪,或按五行之间的内在关系,选择相应的字诀,以恢复该脏与他脏之间的生克关系;从平衡角度而言,虚证患者(或平时常说的所谓身体虚弱的人),也可以通过六字诀来调整脏腑之间的关系,故金代著名医家刘河间在《素问玄机原病式》中说:“仙经以息为六字之气,应于三阴三阳、脏腑之六气。实则行其本化之字泻之,衰则行其胜己之字泻之,是为杀其鬼贼也……故吹去肾寒则生热,呵去心火则生寒。”但由于“六字泻而不补”(《圣济总录》),因此一般认为虚证患者不宜习练六字诀,至少不宜多练。至于常人养生,由于其脏腑之间的关系处于正常(或基本正常)的状态,习练时六字共练、五脏并调,以使这种良好的健康状态得以巩固提高。明代龚居中在《红炉点雪》对六字诀的临床应用作了归纳:“呵则通于心,去心家一切热气,或上攻眼目,或面色红,舌上疮,或口疮。嘘则通于肝,去肝经一切热聚之气,故胆生于肝,而胆气不清,因肝之积热,故上攻眼目。吹则通于肾,去肾中一切虚热之气,或目昏耳聋。呬则通于肺,去肺家一切积气,或感风寒咳嗽,或鼻流涕,或鼻热成疮。呼气通于脾,去脾家一切浊气,故口鼻四肢生创,或面黄,脾家有积,或食冷物积聚不化。嘻则通于胆,去胆中一切客热之气。”所列病证基本上均为脏腑及其相关五官之邪实病证。

此外,六字诀还注重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,具体表现有二:一是四季用字的不同,即“四季却病歌”所说的五行学说指导下的四季用字:春嘘明目木扶肝,夏至呵心火自闲,秋呬定收金肺润,肾吹唯要坎中安,三焦嘻却除烦恼,四季长呼脾化餐。二是昼夜习练方向的选择上,主张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六阳时(即23点至11点),习练时取面向东,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六阴时(即11点至23点),习练时取面向南,其目的也是为了加强人体与大自然之间的交流,不过其实际意义待考。

总之,六字诀以发音呼气为手段,对人体起到锤炼脏腑、宁神定志和导引气机等作用,其特点是以泻见长、以平为期。

(文/黄健)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