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进入中国健身气功协会 操作手册  管理服务平台
当前位置: > 首页 > 健身气功 > 机理效果 > 正文
精彩推荐
合作伙伴

从“戏”的角度谈五禽戏的养生作用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1-04 10:52:02    点击次数:590次


健身气功•五禽戏中的“戏”有玩耍、游戏之意,它们没有功利目的,其本身就具有审美的特征之一。具体而言,“‘玩’和‘游戏’都不过是一种生命意识的自我体验,在一种长达生命的情感之中包孕了对艺术和感性生命的自觉追求。”(易存国:《中国审美文化》) 也就是通过游戏的方式给人带来心理的愉悦感,而“游”本身代表的是独立的艺术人格和自由解放的精神状态,一方面要消解实用的观念,自己解决自己,同时要自己不与外物对立,以达到彻底的和谐,这是“游戏”能带来生命美感的本质原因。游戏究竟是什么?对于这个问题,每个人都会不加思索地答道:可以玩的事情,这个简单的回答似有所指,而又并不清楚。那么,给游戏一个怎样一个定位呢?游戏是形式化的活动,“是那样天然的、本源的潜藏在我们的天性之中,运行在我们的本然的生存方式之中。他是那样恰到好处地将感性与理性、思维与存在、思想与行动、先验与经验这一切根本对立统一起来的禾园。由此,我们将可以欢欣鼓舞回到真理的近旁;由此,我们将可以信心百倍地建造理想的生活世界……”(朱贻渊:《价值论美学论稿》)而健身气功•五禽戏的动作设计就是利用了游戏的以下两个特点。


健身气功•五禽戏动作设计的形式化

最早提到游戏的形式化特征的是康德。“形式”涵指对象的疏离于内容的一种“无目的而又和目的”的、普遍的、能带来愉快地“纯粹表象”。游戏因其对形式的依赖,其实质就是趣味的形式化活动。因为,这种合目的合规律的趣味性,只有在一种形式化的封闭系统中才可能有自己的语言表达,即形式化的存在感。而五禽戏动作的形式是怎样编排呢?首先,它遵守游戏教学规则:准备部分、基本部分、结束部分。而虎戏的动作就像是准备部分,先活动上肢的虎举,虎举的手型变化丰富。而后通过虎扑再活动腰背下肢,虎朴时的挺胸塌腰刀收腹含胸;两腿屈伸的变化;手指、脚趾关节的运动等可以说是一个全方位的准备部分。熊戏是五戏的中间部分,也是“游戏”的高潮部分,而熊戏正是健身气功•五禽戏的精华部分。因为“它表现出了熊憨厚沉稳、松静自然的神态,运势外阴内阳,外动内静,外刚内柔,以意领气,气沉丹田;行步外观笨重拖沓,其实笨重生灵。”这正是“游戏”中生命美学的内在体现。“游戏”的最后一戏是鸟戏,通过鸟戏,得到的是周身经络的活跃,四肢关节的灵活,悠然自得的神韵,异想天开的美感。而这正是游戏所带来的身心娱乐感。所以,健身气功•五禽戏按照上述的形式创编符合游戏的特点,当然,会带来一些趣味性、愉悦性等心理需求。另外,对游戏的现实关怀其动机一般以人生的的抽象价值命题为内涵,以养生、娱乐等为外部诉求。“只有真正认同一个民族文化的哲学、精神世界,才可能真正把握到一个民族特有的游戏趣味之所在,才能真正拥有这个游戏。” 通过长期练习和文化的积累就能把握健身气功•五禽戏这个游戏的精髓。从总体上讲,它是以禽戏的仿生形式加上它的虚拟化来表现:“虎之威猛、鹿之安舒、熊之沉稳、猿之灵巧、鸟之轻捷”。


健身气功•五禽戏具有虚拟化的特征

游戏的虚拟化是指在现实之外进入一个游戏的活动,“它的作用本身是人体所有不实现形态中快感的基本条件。虚拟既属于思想,又是感知世界的一种方式,……人体的虚拟化是审美行动。”( [法]亨利-皮埃尔•热迪著,张忠其译:《人体作为艺术品》)“它的中心不是历史——生生不息的存在,而是一种存在的凝化物。” 也就是说它的神圣性、严肃性建立在虚拟性的幻想空间的假定上,而不是建立在历史性的存在的生成上。这种假定维系着一个游戏的精神——文化自足体。它取消了游戏者的历史此在性和主体性,正如伽达默尔所说:“游戏的主体不是游戏者,而游戏只是通过游戏者才得以表现。”(伽达默尔,洪汉鼎译:《真理与方法(上卷)》)不错,游戏中的参加者不再表现角色以外的东西,不论表演者,还是观者,角色的形式是一定的,而且是凝固的。

健身气功•五禽戏中的每戏都可以被看作虚拟化的游戏,具体而言,虎戏可以虚拟为虎要扑食的威猛动作,鹿戏可以意想为鹿在草原上奔跑角抵,熊戏可以想象为熊在舒展筋骨,猿戏可想象为猿在灵巧的观望摘果,鸟戏可以想象为鹤在展翅飞翔……当然,在虚拟动作的同时还要想象它们各自的神态特征,能够真正融进五禽的自然形态中,达到身心合一的自由境界。而五禽戏整套演练下来作为游戏而存在,必然要求游戏者的技术层面上的“出色表演”,这样,才会带来游戏的精神本质。所以,笔者认为:健身气功•五禽戏的功法,并不代表它能够成为“游戏”。只有技术性、形式化的行为到达一定程度后,而又能在虚拟的过程中化为一种身心合一的自我表演,才可称为游戏。在游戏中来感悟生命的美。正如王晓华所说:“人们为身体的运动制定了各种游戏规则,试验自己在这些游戏中能到达的完美程度。然而身体所完成得实在超越毕竟有其限度,人要超过这些限度演绎身体的可能性,就只能进入实在与虚拟并存的领域,通过艺术象征地实现身体的理想。”(王晓华:《西方生命美学局限研究》)

取法自然的健身气功•五禽戏给了我们一种悠远的舒畅。又宛如天籁中古人若隐若现的谶语,沧海桑田,纷繁忙碌之后,不妨“玩”一戏,来消除身心疲劳,以享受自然之乐趣。

(文/司红玉)


0